青峦走低

我不能不爱你,我爱你直到我死。我只是不再喜欢你了。

我独自一人深陷这以你为名的狂风暴雨中 几乎任由海浪拍击 手脚冰冷 瑟缩到一败涂地 而你正好整以暇地从岸边走来 俯身下来对我轻声说道 我其实盼你好 

苦的

起初 我将这一切归结为后知后觉 但现在 我不得不逼迫自己直视那股萦绕在我内心深处 强烈地、卑微地、隐秘地、自欺欺人地、想要触碰又缩回手地动荡情愫 是的 我想我现在对自己无需隐瞒 一直以来 被可笑的渺小自尊羁绊着 从而一次又一次 远离你 推开你 放逐你 直到新的春天到来 这样温暖舒适的夜晚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了 我在听到你久违声音的那一刻 终于放心里的执拗失声痛哭 与曾经的自己彻底和解 我想我曾经爱过你 现在仍然 但我大概 介于曾经的幼稚、狂妄、懦弱 我大概永远都要错过你了  

痛苦的缘分也是缘分,带来伤痛的爱情也是爱情,此刻你若不爱我,我大概会在意到死吧

人世间的诸多无理与强求就像海洋般浩大  既想要抗拒它的恶吻  却又沉浮其中无从抽身 单单求不得一苦 已经是概括了这一生

人类的孤独浩瀚如星河,却又渺小到似尘埃,难以触地。

生而踟蹰 本来面目 把秋风当散 努力加餐饭


诸如勇敢呀 幸福呀 开心呀 此类普通到尘埃里的褒义词 在我失意时往往也会变得异常温暖起来

迄今为止的人生里大半部分时间一直在后悔 却也没能为此切实努力争取到什么

你是我的夜莺吗

Pedal Log:

七月十五的诞辰花是Austrian Copper Rose.